<%@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无标题文档
     
   
     
 

哮喘和肥胖 —— 真正相关还是偶然关联?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怀疑在超重与哮喘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1~4]。通常的假设是,由于体力活动会触发哮喘症状,许多哮喘患者常避免运动而 导致体重增加。超重的定义为体重指数 (body mass index, BMI) 为25 ~ 29.9 kg/m2, 而肥胖症为 ≥ 30 kg/m2 [2]。有意义的是,过去30年间,肥胖症和哮喘的发病率均稳步增加。在该时间段,哮喘的发病率 增加了3倍以上。估计美国目前有9千7百万超重或肥胖成年人,而5.3%的成人患有哮喘 [2]。除哮喘外,肥胖症还增加许多其他疾病的危险性,如高血 压、2型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睡眠呼吸暂停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 [2]

气道高反应性 (airway hyperresponsiveness, AHP) 和BMI变化之间的关系可能是肥胖和哮喘关系中最为普遍的问题之一。尽管许多研究支持肥胖与哮喘可 能有关联,但科学文献中AHP和BMI变化之间关系的观点仍有分歧。

以往多项研究[5~9] 试图通过对人群研究或队列研究来解答这一问题。一项大规模、基于人群的研究 [9]收集了参与欧洲社区呼吸健康调查 (European Community Respiratory Health Survey, ECRHS) 研究的11 277名志愿者的数据,指出男性AHP随BMI增加而增高 ( BMI每增加1个单位,ECRHS 的斜率下降0.027;95%CI为-0.044 ~ 0.01;P = 0.002)[8],而女性却没有这一现象(BMI每增加 1个单位,ECRHS的斜率下降0.014;95% CI为-0.033 ~ 0.005;P = 0.41)。然而,该研究的设计中并没有考虑到对AHP随BMI变化可能出现的变异进行随访。一项在芬兰进行的 更新的研究中,Stenius-Aarniala等[7] 评价了 14 wk控制饮食治疗对肥胖哮喘患者的作用。在节食结束时,治疗组较对照组 FEV1 和FVC的增加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分别为P = 0.009和P≤0.001),但两组之间PEF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 0.06)。甚至在1 y后,FEV1和FVC的差异仍有统计学意义 (分别为P = 0.02和P=0.001)。然而,本研究并未研究节食治疗前后气道对乙酰甲胆碱反应性的变化。

在2004年第6期Chest杂志中,Aaron等研究了强化减肥计划减轻成年起病的肥胖妇女哮喘严重度的 可能性。他们完成了对58例BMI > 30 kg/m2肥胖妇女为期6个月的前瞻性研究。通过计算 Pearson相关系数,他们指出在体重减轻和非校正FEV 1、FVC、PC20和SGRQ评分之间的相互关联。作者总结认为, 尽管体重减轻能改善肥胖妇女的肺功能,但这种变化与气道反应性的改变无关。

在对肥胖-哮喘关系的研究中,Aaron等运用了一种新的方法。为了评价这一关系,他们对研究组 和对照组均进行一种结构性的节食计划,接着进行支气管激发 (broncho-provocation challenge, BPC) 试验和哮喘症状问卷调查。通过这种方法,表明在BPC试验结果为阳性的人群中,节食治疗的效果更好。 另外,以该队列中体重减轻最少的1/4患者作为对照组,能校正可能存在的选择偏倚 (由包括未进行减肥计划的肥胖患者所造成)。

在分析他们的结论时,有几个局限性值得注意。首先,他们没列入可能尚未认识或尚未重视但 可能会改善BPC试验结果的一些相关因素,如肥胖可能增加胃食管反流的风险,而后者可能触发哮 喘。通过节食和体重减轻可能减轻胃食管反流的严重度,其结果是降低了哮喘的症状并改善了 BPC试验的结果。另外,短期随访不能得到BPC试验在研究组中长期变化的结论,这些患者的 BMI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高。最后,由于肥胖症通常能使功 能残气量的降低 ≥ 500 mL,研究组中的体重减轻可解释所报道的BPC试验结果的变化,而不能认为对 气道有直接作用[10,11]

综上所述,虽然肥胖和哮喘是发展中国家两个迅速增长和非常普遍的公共健康问题,但哮喘和肥 胖之间是真有联系还是偶然的关联仍存在争议,需要进行大规模前瞻性研究和随机的基于人群的研究以 确定这种关联的可能性以及AHP与BMI 变化之间的可能关系。事实上这些研究的结果可能支持两个相 反的意见:可能存在除了AHP外的其他机制参与肥胖关联性呼吸困难的发生;可能在超重人群中存在 哮喘的过度诊断。

Elamin M. Elamin, MD, MSc, FCCP

Springfield, IL

(韩伟 译;周新 校)

Dr. Elamin i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dicine, and Director,Critical Care Medicine, Division of Pulmona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Correspondence to: Elamin M. Elamin, MD, MSc, FCCP,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dicine,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Director, Critical Care Medicine, Division of Pulmonary and Critical Care, PO Box 19636, Springfield, IL 62794-9636; e-mail: eelamin@siumed. edu

参 考 文 献

1 Troiano RP, et al.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1995; 149: 1085-1091

2 Flegal KM, et al. 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 1998; 22: 39-47

3 Flegal KM, et al. JAMA 2002; 288: 1723-1727

4 Kautiainen S, et al. 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 2002; 26: 544-552

5 Schachtera LM, et al. Thorax 2001; 56: 4-8

6 Camargo CA, et al. Arch Intern Med 1999; 159: 2582-2588

7 Stenius-Aarniala B, et al. BMJ 2000; 320: 827-832

8 Chin S, et al. Thorax 2002; 57: 1028-1033

9 Sin D, et al. Arch Intern Med 2002; 162: 1477-1481

10 Ding DJ, et al. J Appl Physiol 1987; 62: 1324-1330

11 Shardonofsky FR, et al. Am Rev Respir Dis 1992; 145: 750-755

【英文原件请参阅Chest, 2004; 125: 1972-1974】

 
     
       




Copyright (c) 2003-2006 Everwell Corporation(USA). Terms Of Use | Privacy Guidel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