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员工的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

Muge Akpinar-Elci, MD; Omur Cinar Elci, MD, PhD; and Aygul Odabasi, MD

From the Division of Respiratory Diseases Studies (Drs. Akpinar-Elci and Elci),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 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Morgantown, WV; and the Department of Respiratory Medicine (Dr. Odabasi), Izmir Chest Diseases and Surgery Training Hospital, Izmir, Turkey.

Correspondence to: Muge Akpinar-Elci, MD, NIOSH Division of Respiratory Diseases Studies, Field Studies Branch MS H-2800,1095 Willowdale Rd, Morgantown, WV 26505; e-mail: mra8@cdc. gov

目的 评估土耳其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发病率及可能的危险因素。

方法 通过问卷,对128名花店员工的职业史以及呼吸系统、眼、鼻和皮肤等的症状进行调查;通过肺功能测定评估其肺功能状态;通过针刺试验测定皮肤特异反应性;通过对年龄、 吸烟和性别校正后的logistic 回归模型,对有症状和无症状者的危险因素进行了比较。

结果 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发病率为14.1% (18例)。我们发现高工作强度 (OR为7.3; 95% CI为1.1- 51.8) 和长期工作 (OR为5.1; 95% CI为1.2 -21.6) 为高危险因素。有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花店员工,对混合花粉变应原的皮肤试验阳性率是对照组的5.9倍 (CI为1.4 - 24.3)。此外,在过敏性鼻炎 (OR为13.2; 95% CI为3.1 - 56.4) 和结膜炎 (OR为8.4; 95% CI为2.4 -29.2)患者中,我们也观察到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高危性。

结论 花店员工最主要的危险因素是工作强度、工作年限和特异反应性。

关键词 哮喘 (asthma); 特异反应性 (atopy); 花卉 (flower); 职业 (occupation); 工作强度 (work intensity)

“看似纯洁的花朵,其中却隐藏着险恶”,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是这样形容花卉的。而今, 多种花卉已被证明是较强的变应原,其可使80%的哮喘或过敏性鼻炎患者临床症状加重 [1,2]

在花卉王国中存在着多种潜在变应原。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职业相关性过敏性皮炎的病例报道 [3~5],但有关花朵导致职业相关性呼吸系统疾病的研究却为 数不多[3,4,6,7]。另有一些有关从事花卉行业人群的职 业相关性呼吸系统疾病发病率的研究报道[8~10] ,其研究对象仅局限于花匠和温室工作人员。多种花可以导致呼吸系统的症状,如菊花、小苍兰、郁金香、 水仙花、玫瑰、向日葵、含羞草[1,4~6,11]。有研究 [12] 报道过在土耳其种植玫瑰的农民出现哮喘和过敏症状。

据我们所知,本研究系对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发病率的首篇报道。通过人群的横向研 究,我们评估了土耳其西部地区花店员工的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发病率及其对工作环境中过敏原的 变态反应情况。

材 料 和 方 法

本研究于1999 年1月至2月在土耳其西海岸的土耳其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 (Izmir) 进行。从3个主要区域的 69 家花店挑选研究对象,有9家花店被剔除:3家在2次访视时关店,另外6家则拒绝参与。 共收集了60家花店的159名员工的资料,其中有128人 (80.5%) 同意参与此项调查。所有的资料 (包括问卷调查资料) 由经验丰富的肺科医师收集。采用改良的美国胸科协会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ATS) 问卷在工作场所当面收集人口统计学数据、变态反应和呼吸系统症状、呼吸系统和变态反应疾病的家族 史和个人史、药物治疗史、吸烟史和职业史 (包括工作强度和工作年限) 等资料[13]。调查在花店每日工作临近尾声时,测量每家花店的面积、湿度和温度 (Met-Check; Milton Keynes, UK)。询问接受调查的花店员工其是否有一个有效的局部通风系统于上班时间 运行。如果有,请其证实该系统是有效运转的。根据面积测量的数据将花店分为3种:大型 (≥100 m2)、中型 (51 ~ 99 m2) 和小型 (≤50 m2)。工作强度以每日工作的小时数和工作年限的乘积来计算 (小时数×年数),将其分为低强度 (≤35)、中等强度 (36 ~ 167) 及高强度 (≥168)。

采用皮肤针刺试验 (Stallergenes-Pasteur; Antony, France) 评估对该地区最常见的变应原 (如粉尘螨、屋尘螨和混合霉菌)[14] 和通常应用的花粉混合物 [即中国紫苑 (Aster chinensis)、朝鲜菊花 (Chrysanthemum koreanum)、大丽花 (Dahlia cultorium)、新疆一枝黄花 (Solidago virgaurea) 和白色朝鲜菊花 (Chrysanthemum leucanthemum)] 的特异反应性。在皮试后15 min,测定皮丘的最大直径。受试者4种抗原中的任何一种皮 试时所测得的皮丘直径较对照≥ 5 mm,则被认为特异反应性试验阳性[15]。用 ATS 推荐的方法[16] 检测每个花店员工的肺功能 (FEV1、FVC、FEV1 / FVC和呼气峰流量)。采用 Knudson预测方程计算预计值[17],选取 FVC 和 FEV1的最大值用以评估。

根据78项肺部疾病调查问卷中的ATS部分,我们对花店员工提问第7 ~ 13项内容,确认其是否有以下反复发作症状:干咳、呼吸困难、胸闷或喘鸣 [13]。通过标准问题的提问,我们收集以下资料:花店员 工这些症状是否在工作期间发作并持续存在?其症状是否与工作有关?离开工作环境后症状是否改善?我 们没有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来明确哮喘的诊断。有关结膜炎、鼻炎和皮炎的特异性症状也被问及。

应用统计学软件包 (SPSS, version 11.01; SPSS; Chicago, IL),采用经吸烟 (年包)、年龄、性别校正的 logistic 回归模型,比较有症状和无症状花店员工之间高危因素的差异。由于温度和湿度对结果没 有影响,故未纳入分析。有哮喘样症状但与工作无关的花店员工 (21人) 也未纳入logistic 回归分析。

结  果

花店员工的年龄中位数为28.0岁 (12 ~ 66 岁),半数以上已经工作了10 y或10 y以上。花店员工可能的职业危险因素如 表1 所示。所有肺功能指标, 包括 FEV1 (中位数为预计值的87.4%) 和FEV1 / FVC (中位数为预计值的94.9%) 在正常范围内,FEV1值和症状之间没有明显关系。21名员工报告有符合哮 喘的症状。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在花店员工中的发病率为14.1% [18名花店员工中10人刺激性干咳 (7.8%), 10人呼吸困难 (7.8%), 5人胸闷 (3.9%), 6人喘鸣 (4.7%)]。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者的年龄、性别、吸烟情况与无症状者无明显差别。我们还观察 到在这些员工中有18例结膜炎 (14.1%)、17例鼻炎 (13.3%)和29例皮炎 (22.7%)。

对年龄、性别和吸烟校正后的危险因素分析提示,高工作强度组比低工作强度组的职业相关性哮 喘样症状发病率高7.3 倍 (表2)。工作面积小 (≤50 m2) 也是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工作10 y以上的员工出现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危险性也明显升高。 花粉混合物皮肤过敏试验阳性者出现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可能性比对照者高5.9倍。我们也观察到有 过敏性结膜炎和鼻炎者出现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危险性明显升高。

讨  论

本研究表明,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患病率为14.1%,最主要的危险因素是工作强度、 工作年限、工作场所的面积、特异反应性及呼吸系统和变态反应性疾病的家族史。据我们所知,这是 首次对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发病率进行评估。

“欧洲农民 (European Farmers )”的研究[18] 报道,种植农作物的农民的哮喘发病率为3.2%。然而,对特异性农作物的研究分析表明,从事花卉和 (或) 观赏性植物种植者的哮喘患病率为5.1%。另一项研究 [10] 采用非特异性气道激发试验,证明从事温室和观赏性植物种植的人员哮喘发病率接近8%。我 们发现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发病率相对高于花卉种植者,这可能是由两者工作条件不同所 致。本研究采用肺功能检测未发现任何气道阻塞情况。这可能是由于花店员工应用了平喘治疗,而我 们未能获得有价值的用药情况的资料。另一可能原因是哮喘病人的单次肺功能检测通常显示正常的结 果。

土耳其的花店员工通常在很小年龄 (往往在青春期前) 即开始工作。半数的研究对象吸烟,这与土耳其总的吸烟率相似 [19]。有哮喘样症状的花店员工的年龄、性别、吸烟习惯与无症状者也相似。

对于有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花店员工,工作强度是最主要的危险因素。这反映了职业暴露的 情况。很少有职业性哮喘研究提及工作强度[20,21] 。工作强度与职业相关症状的剂量-反应关系的发现支持了问卷调查的哮喘诊断的准确性。工龄和工作场 所的面积同样与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发生的危险性有关。但单独一次对工作环境温度和湿度的测量未 显示其与职业相关性哮喘有关。另一研究报告[10] 认为,工作环境空气中污染物浓度并不是花卉种植者致敏的主要决定因素。

多项研究表明,对大分子物质的特异反应性是职业相关性哮喘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 [22]。Goldberg等[8] 报道,观赏性植物的针刺皮试阳性率在普通人群中为17% ~ 23%,而在花卉种植者中则为52%。Monso 等[10] 报道温室花卉种植者对其种植的花卉的变态反应发病率为21%。我们发现对花粉的特应性 反应率为9.4%。我们没有发现一般的变应原与花店员工职业性哮喘有任何关系,然而混合花粉变应原 却是职业性哮喘的重要危险因素。以往的研究[9,23] 已经发现温室工人鼻炎和结膜炎的发病率很高。本次研究提示,变态反应性鼻炎和结膜炎常伴发职业性 哮喘,却不伴有变态反应性皮炎,这一现象可用免疫病理学机制予以解释。

规模小而分布广泛的研究对象的高参与率是本研究的主要优势,但遗憾的是本研究缺乏进一步的诊 断技术,这是由于财政的限制所致。因此,我们不能在这些花店员工中明确哮喘的诊断。我们也没有 收集样本来测量暴露水平,但我们认为各花店暴露的差异不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这项调查研究的其他 局限性是未设对照组、无横向设计以及可能的“健康工人效应 (healthy worker effect)”,读者在理解本工作结果时应予以注意。

总之,本研究确认了花店员工职业相关性哮喘样症状的重要危险因素。减少工作环境中的变应原 暴露,可降低职业相关性哮喘的发病危险。我们发现工作强度、工作年限、工作场所的面积以及特异 反应性与该风险有关。安装有效的通风系统、拥有足够大的工作场所并告知员工危险因素,可有助于 解决这一问题。

(陈良安 译;刘又宁 校)

参 考 文 献

1 Ariano R, et al. Ann Allergy 1991; 66:253-256

2 Eriksson NE, et al. Allergy 1987; 42:374-381

3 Piirila P, et al. Int Arch Occup Environ Health 1994; 66:131-136

4 Piirila P, et al. Allergy 1999; 54:273-277

5 Uter W, et al. Am J Contact Dermat 2001; 12:182-184

6 Bousquet J,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85;75:70-74

7 de Jong NW, et al. Allergy 1998; 53:204-209

8 Goldberg A,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98; 102:210-214

9 Groenewoud GC, et al. Allergy 2002; 57:835-840

10 Monso E, et 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2; 165:954-960

11 Twiggs JT,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82; 69:474-477

12 Demir AU, et al. Allergy 2002; 57:936-939

13 Ferris BG. Am Rev Respir Dis 1978; 118:1-120

14 Kalyoncu AF, et al. Allergy 1995; 50:451-455

15 Shapiro G. In: Bierman CW, et al, eds.Allergic diseases from infant to adulthood. Philadelphia, PA:Saunders, 1988; 224-238

16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5; 152:1107-1136

17 Knudson RJ, et al. Am Rev Respir Dis 1983; 127:725-734

18 Monso E, et 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 162:1246-1250

19 Dosemeci M, et al. Cancer Causes Control 1997;8:729-737

20 Akpinar-Elci M, et al. Occup Environ Med 2002; 59:649-650

21 Akpinar-Elci M, et al. J Occup Environ Med 2002; 44:585-590

22 Cartier A.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98; 102:90-95

23 Groenewoud GC, et al. Clin Exp Allergy 2002;32:434-440

【英文原件请参阅 CHEST 2004; 125: 2336-2339